上焉者开创时势,中焉者追随,下焉者蹧蹋

上焉者开创时势,中焉者追随,下焉者蹧蹋
蓝绿两党现在都陷于下一年总统大选提名的焦虑与胶著。国民党的挣扎,是在保存韩国瑜参选时机的前提下,怎么保持初选准则的庄严。民进党的苦恼,则是怎么在蔡英文和赖清德之间作出选择,既不损坏 蓝绿两党现在都陷于下一年总统大选提名的焦虑与胶著。国民党的挣扎,是在保存韩国瑜参选时机的前提下,怎么保持初选准则的庄严。民进党的苦恼,则是怎么在蔡英文和赖清德之间作出选择,既不损坏党内联合,又保持下一年总统及立委的最大胜算。在选情逐步回归“蓝绿对决”的局势后,以白色力气为召唤的柯文哲气势明显大不如前,但他参选的决计仍然很强。蔡英文初任总统未满3年,即遭到党内的冷漠逼宫及党外的严峻应战,除显现其失能,更反映民众对台湾陷于内讧而故步自封的问题担忧备至,这股担忧遂迸发为愤恨。在台湾不同的开展阶段,都可以看到相似的民怨迸发:上世纪末是对国民党威权管理的厌倦,接着是对陈水扁宗族贪腐的绝望,然后是对马政府疏懦的不满;现在,则是对蔡政府不恤民意的怨怒交集。简略地说,我们受够了三度政党轮替的蓝绿“拖死狗”现象,现在人们等待国家有一个大改变,跳呈现在的下沉螺旋。韩国瑜之所以被许多蓝军支持者寄予厚望,主要是他不只去年在高雄缔造了变绿洲为蓝天的胜绩,更将这股热潮带给其他县市,逆转了蓝军许多县市的选情。他被视为是一个有才能引领风潮、改变局势、发明能量的人物,这和11年前马英九趁着沛然的倒扁民意而起,具有本质上的差异。重要的是,韩国瑜就任后能持续发挥热力,藉行销农产品甚至行销参观让高雄的能见度扩及海外和两岸,证明其举动才能和政治热忱超过了一名当地官的格式。往回看,蔡英文和柯文哲4年多前也都曾引领一番风潮,遭到粉丝的追捧。惋惜的是,蔡英文许多高调的变革作为却沦为政治斗争,旨在为民进党剥削资源,而非福国利民。至于柯文哲,他以揭弊作为变革主轴,最终却碍于才能与才智不知怎么收场,而市政建树的缺少更成为其致命伤。也因而,在“韩流”狂袭下,蔡英文及柯文哲挟太阳花学运而起的气势已彻底被逾越。今日的“韩流”,能保持多久的魅力,现在尚难有结论。一旦韩国瑜在市政上呈现严重缺失,或是他的团队成员任何言行失控,都极或许冲击其人气,使韩粉一夜变心转向。但从中选迄今4个月的体现看,韩国瑜已缔造了一个“服务型政府”的模范:当地首长尽力为底层民众生计冲刺,对弱势的农渔、摊商特别照料有加,这是对政府功用的一次再定位。更有甚者,遭到他成功翻转高雄的鼓励,最近不少国民党员相继决议跳出舒适圈,要出马应战艰困选区的立委席次。可见,他的热心激起了蓝军的决心与斗志,这点弥足珍贵。在群雄并起的年代,能无畏困难英勇应战窘境的人,即有时机发明时局、引领风潮;当然,上焉者才有获致成功的雄才大略。有些人虽无法身先士卒冲锋陷阵,但他们发觉年代及民意的改变,看准气势追浪而上,也能争得一片江山。这是识时务的中焉者之智。但也有些人不论年代潮流怎么改变,不问世道人心当下寻求的是什么方针,一味坚持自己“有一个总统梦”有必要完成,这是下焉者。这样的人只会错失时局、失却人心,蹧蹋自己。从某个视点看,赖清德突袭宣告参选总统,也可谓勇于向窘境应战的斗士,有志引领风潮的首领。但细心检视,他明显归于“从小立志当总统”的类型,把个人壮志更放在“党的兴衰”与“国的开展”之前。他对自己“台独工作者”定位的含糊迟疑,以及对陈水扁特赦的固执坚持,对自己阁揆成果的疏于检讨,都大大减损了他的魅力。相形之下,韩国瑜以对高雄的许诺而迟迟不肯表态,其实反而是对选民更有情有义。2020大选的棋盘不决,选民先把自己的等待顾好。来历:《联合报》社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